高原“孤岛”紧急救援

文章正文
2020-06-17 02:15

6月1日凌晨,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库鲁木都克边防连巡逻分队终于保险返营。官兵端起刚刚煮好的热面条,咬上一口喷香的煎鸡蛋,吃上了迟到的“晚餐”。

“快给我说说,您们是怎么脱险的?”该连炊事班班长杨继雄坐在桌旁,着急地期待巡逻战友讲述数小时前发作的生逝世救援——

5月31日,帕米尔高原阳光璀璨。

施行1号山口巡逻勘察义务的巡逻官兵清理完积雪,一笔一画地将界碑上的“中国”二字描红,而后庄重地敬了军礼。

踏上返营路,指导员杨泽松有些担心——这是距营区最远的执懒点位,途中要翻越2座海拔4000多米的雪山。由于天气转暖,山顶积雪开始大量消融,极有可以形成山体滑坡冲毁路面。

18时许,巡逻分队乘车途经琼勃勒达坂,官兵透过窗户紧盯着外面的山、水、碎石。

“小心左侧!”杨泽松突然示警,驾驶员杨金星也觉察十分,连忙采取避险法子。

须臾间,巡逻车刚刚行驶过的路面被山洪冲塌,左侧路基霎时被卷走。

“好险!”杨泽松倒吸一口凉气。

事发突然,巡逻车卡在途径右侧的路基上,严酷倾斜。在杨泽松指挥下,巡逻官兵神速有序下车。

此时,巡逻车已完全堕入路基,只能期待救援。更糟糕的是,山洪将人跟车隔离在达坂上,这里成为“孤岛”,随时可以被山洪卷走。

杨泽松一边收拢职员,一边用卫星电话上报求援。接到电话后,在连队蹲点的营长王庆华连忙带队启程。谁知,救援车刚刚行驶20公里,就遇到“拦路虎”——乌鲁阿秀达坂上,路面被积雪融水冲得沟壑纵横,最后造成一道深沟。

10分钟、20分钟……王庆华着急地期待前来增援的铲车。

夕阳西下,气温骤降,乌鲁阿秀达坂鸦雀无声。

“快!再快一点!”铲车操作手张洪瑞一赶到现场,就快捷平路基、铲河道。经过2个多小时的紧急救援,深沟被填平。饥肠辘辘的官兵顾没有上吃饭,当即向目标地域推进。

救援分队赶到琼勃勒达坂时,已是22时30分。当发动机轰鸣声刺立高原夜幕,被困4个多小时的巡逻官兵顿时喝彩起来。

经过奇特努力,越日凌晨3时许,官兵终于保险返营。

(责编:陈羽、黄子娟)

文章评论